中年陌陌重回青春期,需要霸总“王老板”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文/李可乐

来源:略大参考(ID:hyzibenlun)

近些年,围绕社交创业,这家公司还在持续探索创新产品,从不同角度开始拓展自身的边界。

去创始人化,是大多想要长期健康发展的企业,都会选择迈出的关键一步。往远了说,有马云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,逍遥子张勇接任,往近了说,是更年轻的拼多多,创始人黄峥将CEO一职交棒CTO陈磊。

此外,京东、字节跳动等公司也陆续进行了CEO迭代。“急流勇退”的创始人们,或转型更高层面的方向把控,或为企业更大的可能性,总之,健康状况趋良是最核心的诉求。

陌陌也在其列。

10月24日,陌陌宣布,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王力接力唐岩出任CEO一职,任命于11月1日正式生效,唐岩将继续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。

王力在随后的全员信中写道,移动互联网像青少年一样自生增长的幸运十年已经过去,我们要面对一个属于中年人的新时代。在这一过程中,他将在陌陌的市场竞争和战略布局中,寻找见缝插针的机会。

陌陌成立近十年,上市已经六年。在一众互联网科技公司中,亦称得上“人至中年”,企业通病,难免些许“中年危机”,正如王力在公开信中所说,陌陌的商业模式也有不健康的地方,过去的高速发展也带来一些收入结构和业务生态方面的隐患。

而这次的权力交接背后,体现的正是陌陌突围“中年”。

1

为什么是王力?

在唐岩口中,是“没有人比王力更胜任领导陌陌的工作”的人——王力在陌陌担任总裁及首席运营官的经验,及其在公司近十年的职业生涯,使他成为新任首席执行官的最佳人选。

王力说,“参与创办这家公司已经快十年了,我始终可以坦然地说:作为公司的分母,我从来没有丧失掉职业的态度;作为公司的分子,我从来没有丢失掉创业的精神”。

这位1983年出生的山西人,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管理学本科毕业后,远赴内蒙,成为了一名 “服务西部”志愿者。他曾与罗永浩共事,并以“王老板”的ID活跃于牛博网多年。

王力与唐岩相识于网易。

2011年6月,还在负责微博产品的王力,接受唐岩邀请,以合伙人身份加入陌陌,成为这家初创公司的6号员工,此后几年,他历经运营总监、COO、总裁等多个职位,见证了陌陌成长、壮大的全过程。正如他在公开信中所说,“几乎经历了公司里所有的头衔和职能”。

之于外界的印象,个性是他和唐岩共同的特色,比如在一众互联网科技公司的高管中,少有地喜欢直抒胸臆。

2013年6月,陌陌上线表情商城及会员服务,正式开启商业化探索,外界秉持怀疑态度,有媒体认为,陌陌商业化错过最佳时间,而同时有观点“陌陌商业化为时过早”。时任运营总监的王力在微博调侃:“到底该听谁的啊?求好心人指点!”

唐岩紧跟:“辩证地看,说的都有道理。”

在针对CEO一职交接的公开信中,王力说,我和唐岩共事多年,性格经历各不相同,但却有一点相似,就是我们都很在意人生的宽度,不过他更向往行业的宽度,我更喜欢职业的宽度。

“基于这一点差异,我们有了新的分工——唐岩会出于创始人对开疆拓土的兴奋,探索集团业务新的领域和边界;我会基于合伙人对深耕细作的兴趣,推动集团业务健康稳定持续的增长。”

的确,抛开对外时的标签是“个性化”,对内的王力,拿出的是实力。

2018年4月,王力开始担任陌陌总裁,全面参与公司业务及运营管理。而就那之前的两个月,陌陌刚刚完成了史上最重要的交易——以7.7亿美元收购社交产品探探。

探探和陌陌在产品形式、用户结构和公司文化等方面不尽相同,整合两家公司并非易事。更重要的是,这笔吞并的意义在于,为陌陌寻找新的增长引擎。

从结果上看,当时的高层很好地完成了这一任务。

探探在接入陌陌体系后,实现了高速增长。单季度营收从2018年二季度的0.3亿元,提升至今年二季度的5.2亿元,两年涨了近15倍。

在探探优异的表现下,陌陌整体业绩也实现稳定提升,2018年全年营收达到134.1亿元,净利润34.5亿元。2019年营收进一步增至170.2亿元,净利润为44.9亿元。

王力担任总裁时期,公司的优异表现,才是唐岩可以放心交棒的根本原因。

2

纵观陌陌的发展过程,在很多个节点,王力都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譬如陌陌转型直播。

长期以来,作为陌生人社交的头部产品,陌陌的商业化以增值服务和游戏变现为主,但这是QQ、微信等腾讯系社交产品所擅长的领域。陌陌急需全新的商业模式,以避开企鹅的锋芒。

微信是一个相对封闭,有社交关系可以裂变的生态。用户往往以线下关系作为基础,加了好友后,再通过朋友圈关系进行裂变。但陌陌不同,平台上的用户并没有线下关系的支撑,不可能像其他产品可以进行大数据分析。

对于当时新业绩增长点的探索,陌陌可以说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

与微信的封闭相对,王力提出了「开放式的社交平台」的概念。

“如果把微信比作一个有盖的写字楼,陌陌就是一个暴露在天空底下的公共场所。用户的大多数时间肯定都在室内,所以写字楼的密度和黏性必然很高,但是人总要外出去到公共场所的,总会遇到擦肩而过的人,有可能搭讪,也有可能沉默,但是无论如何,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。”2016年,王力在一次采访中如此表示。

不过,「开放式的社交平台」的后续挑战接踵而来:随着陌陌平台用户规模越来越多,其社交达成的效率越来越低。

2015、2016年,wifi、4G网络以及大屏手机的普及为视频直播的大面积推广奠定了基础,陌陌找到了机遇——团队将提升社交效率的赌注压在了视频上。

本质上,视频是将社交体验从静态升级为动态,令交流场中的双方视角一致,让交流效率最大化。王力相信,用户不可能每隔几天就去换个头像或签名,但拍摄实时的状态视频反映现在的生活,是几乎没有门槛的劳动。

2015年9月,陌陌现场上线,3个月后,红人直播正式开通,紧接着,2016年4月,全民直播的时代来临。

事实证明,产品视频化的押注是一次正确的选择,它将陌陌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

2015年第三季度,陌陌直播业务营收只有21.2万美元,仅占总收入的0.6%,但在之后的几个季度,该业务营收占比迅速提升。

2017年第一季度,直播收入已经达到2.1亿美元,是15年3季度的1000倍,营收占比也迅速提升至80.1%,成为陌陌收入的最大来源。陌陌股价也由此从2015年的十几美元上涨至2017年的40美元左右。

而在直播行业井喷式爆发的同时,也就是2015年前后,大量直播企业通过烧钱获取市场份额,有意思的是,陌陌的直播业务却一如既往地保持了盈利。

核心原因便是,直播始终作为陌陌原有社交生态的一个强力补充,这使得他们克制冷静,没有大手笔签约主播吸引新用户,而是靠增加现有存量用户的停留时长取胜。

王力始终是直播业务的拥护和推行者。初期,陌陌内部对于是否加大直播业务的投入一直存在争议,因其访问量并不高。王力坚信,传递信息的介质,从文字到图片,语音到视频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,这和陌陌这样的社交平台有非常高的契合度,这条路,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。

3

票子、身子与孩子。

作为新人CEO,王力即将“深耕细作”的是上述三大问题。具体阐释开来,“票子”代表陌陌的持续盈利能力,“身子”代表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健康与否,而“孩子”则是对未来的预期,创新业务的探索。

如王力所说,“我们的商业模式也有不健康的地方”。对于陌陌而言,最直观的弱点体现在用户疲软,以及转型瓶颈。

根据陌陌第二季度财务报告,这家公司今年6月活跃用户规模为1.115亿,较去年同期的1.135亿已呈下降趋势。而受疫情影响,往常过度依赖的直播服务收入在二季度出现了高达16%的下滑,这也意味着,陌陌需要重新寻找商业化路径增长点。

对于一家成熟的企业来说,短期波折并不是定性结局的主导因素,王力显然明白这个道理。“我们面临的所有不健康都是可逆的,我们需要的只是不讳疾忌医,积极面对和解决。”

王老板有底气。

正如这家公司的一贯势头,目前,陌陌在陌生人社交市场占据绝对优势。虽然整体规模下滑,但陌陌依然是这一赛道仅有的月活过亿的玩家。相比之下,其他竞争对手大多在千万用户规模。

探探与陌陌的融合,正在给予这家公司更大的想象力。

根据陌陌二季度财报,除却付费会员这项主力收入外,今年一季度开始,探探团队开始试水直播业务,并且取得了606万元的成绩。本季度,探探直播收入达到1.9亿元,环比增幅超过3000%。

陌陌不算一家缺钱的公司。公司目前的现金储备超过150亿元,上半年经营现金流净值13.5亿元。2季度的用户增长也已经摆脱了疫情的影响,开始回暖。

而近些年,围绕社交创业,这家公司还在持续探索创新产品,去年先后上线了瞧瞧、Cue、赫兹、MEET等多款产品,今年的芒西、对眼、对对、陌多多又从不同角度开始拓展自身的边界。

中年人比年轻人跑得还快的几率并不算大,但胜出的因素最为直接,它的财富、地位与经验,是来自过往拼搏中,逐步积累起的丰厚资本。

从这一点上说,陌陌和王力,足够无所畏惧。

发表评论